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法治纵横网|天下纵览法治纵横|一网打尽救济苍生 > 法治纵横 > 法治动态 >

奇怪!开发一个小区,被施工方攫夺整个项目后还欠人家千余万

来源:百姓 编辑:百姓 时间:2022-01-19
导读: 因为中央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动真格,也因为在教育整顿行动中鄂尔多斯市多名政法系统领导干部的落马,让内蒙古二连市金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狮地产)董事长巴格那重拾告状的信心。他准备了两份材料,一份报案材料、一份举报材料。 这八、九年来,
      因为中央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动真格”,也因为在教育整顿行动中鄂尔多斯市多名政法系统领导干部的落马,让内蒙古二连市金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狮地产”)董事长巴格那重拾“告状”的信心。他准备了两份材料,一份报案材料、一份举报材料。
      这八、九年来,类似的反映材料,巴格那向各有关部们递交不下百份,但他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他听说,临近鄂尔多斯市的包头市,有三起和他经历相似的案件均得到妥善处理,而他投入2.4亿元的项目能否失而复得,再次一搏。
 
        “剪刀队”陪吃、陪喝、陪睡,被迫签下不平等协议
    “要不是刘杰(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原副局长、东胜区公安局局长)被查,我也不敢出来申冤,他们和公安、法院都是通的,只要动一下,可能我就被抓进去了”,金狮地产董事长巴格那说。
       2010年,金狮地产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将正在开发的位于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杭锦路东、准格尔路西的鄂尔多斯市金运新城商住小区1号楼和2号楼建设施工以“重包”的方式分别承包给白子峰以及张峰、祁胜凯。其中白子峰承建1号楼,张峰、祁胜凯承建2号楼,三人均挂靠河南林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施工资质,也是用该公司和金狮地产签署招标合同。2010年冬天三人开始进场,到2011年7、8月时因资金短缺无法继续施工。此时,两栋楼已完成地基,建到负二层。
      因为资金断链,白子峰、张峰、祁胜凯开始找巴格那索要工程款。
       巴格那说,按照招标合同约定,土建施工进行到“正负零”(指的是主体工程的一个基准面,在主体工程基准面下工程完成,该进行主体地上工程施工的时候,也就是主体工程达到"正负零")时开始付款。地下施工共三层,按照合同约定,到三层全部封顶付款已施工部分的60%。但此时, 1、2号楼地下施工到负二层时停工,白子峰等三人属违约行为,不但不予付款,三人还需按合同约定对金狮地产公司进行赔偿。
       此时,白子峰、张峰、祁胜凯不但停工,甚至连工人工资也无法支付。随即,三人组织工人大闹施工现场,严重影响项目其他工程的正常开展。此后,在白子峰等人的组织怂恿下,工人向当地劳动监察部门反映情况,在劳动监察和公安部门的督促下,巴格那不得已为白子峰等人垫付520万元劳务工资。巴格那说,按照合同,劳务工资等所有建设费用都应白子峰、张峰、祁胜凯预付。
        因为有合同在先,白子峰等人想要提前结算工程款的如意算盘落空,而且面临违约赔偿。
        2011年10月1日,为了避免赔偿并顺利拿到施工费用,三人雇佣涉恶人员阿勇,威胁恐吓巴格那,威胁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抛开之前以河南林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名义和金狮地产签定的合同,强迫要求巴格那与他们三人重新签定结算协议书。而正是这份协议书,将巴格那投入2.4亿元、整体建筑六栋楼的项目,全盘吞下。
       阿勇号称银川“剪刀队”,因携带管制刀具属违法行为,他们随身带剪刀,故称“剪刀队”。
       证明人李同在自述证明材料中说,白子峰等三人雇佣的阿勇,组织三、四十名社会闲散人员跟踪、尾随、限制巴格那自由,要求结算工程款,因合同约定不到支付的时候,但白子峰雇佣社会闲散人员胁迫巴格那就范,巴格那受阿勇等人的跟踪威胁,被迫在“结算书”签字。李同说,在这之前,白子峰给他打电话称,只要李同配合在结算书工程量上签字,给李同20万元好处费。
       证明人白威是巴格那的司机,白威称:阿勇等人雇佣社会闲散人员替实际施工人白子峰、张峰、祁胜凯等人要账,要求巴格那结算工程款,签属“结算协议书”。每天都有二三十人跟随巴格那,主要头目就是阿勇,阿勇自称银川“剪刀队”,随时在衣兜里放两把剪刀。阿勇为了限制巴格那自由,一直陪吃、陪喝,甚至休息时也不离开。直到阿勇将别人顶给巴格那的一辆丰田轿车抢走,才剩下几个人跟踪巴格那。最终阿勇等人逼迫巴格那在“结算书”上签字后才离开。
       多位实名证明人表示,白子峰等人雇佣的以阿勇为首的社会闲散人员进入施工场地捣乱,严重影响工程进度,还将施工管理人员打伤,阿勇等人为了限制巴格那,强迫巴格那乘坐阿勇等人的车辆,并将巴格那强行控制在东胜区一家酒店,后经报警才为巴格那解围。
       在跟踪、骚扰四十多天后,不堪其扰、濒临崩溃的巴格那被迫签下协议。
       根据巴格那和白子峰签定的《协议书》内容显示,巴格那应付白子峰已完工程款(实际未完工)、保证金以及保证金利息、补偿款等全部费用共计人民币三千二百三十万元整,巴格那和张峰、祁胜凯签定的《协议书》显示,巴格那应支付张峰、祁胜凯已完工程款(实际未完工)、保证金以及保证金利息、补偿款等全部费用共计人民币二千八百五十一万元整。协议签订日期为2011年10月27日,同时要求2011年11月10日向双方各付款400万元,剩余款项于2011年12月27日结清,如不能按时结清,巴格那应从未按时支付应付账款之日起,向白子峰及张峰、祁胜凯支付逾期付款金额的每日万分之二十的违约金。
 
      法院顺水推舟成全白子峰等人阴谋?
      这是一份行内人一看就明白的极不平等的协议。巴格那说,按照当时施工价格计算,白子峰、张峰、祁胜凯负责施工的两处项目,全部完成地下三层施工也就应付三人共计3000万元左右。事隔不到一年怎么就变成6000多万元?巴格那介绍,他们把拖欠款项的利息包括农民工工资利息,全部按5分钱月息计算,再加上其他不符合当时价格的各项费用,总价款变成6000多万元。尤其是劳务工资利息, 1号2号楼劳务工资520多万已由巴格那付清,在这里还将利息计入。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白子峰等人根据这份协议书,将巴格那诉至法院,而当地法院竟然以此不平等协议为主要证据,支持了白子峰等人的诉讼求并作出判决。2012年3月8日,鄂尔多斯法院(2012)鄂商初字第8、第9号民事判决书分别判决金狮地产给付原告白子峰工程款人民币3135万元,给付原告张峰、祁胜凯工程款2756万元人民币。
       巴格那认为,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这两个案件中,存在诸多违法行为,为白子峰、张峰、祁胜凯三人大开“绿灯”。
       首先,巴格那认定在两个案件开庭前,白子峰等人未足额缴纳诉讼费,虽然三人预交一半,(分别是99275元、89800)做了缓交申请,但剩余部分并未缴纳。在执行阶段,白子峰等人同样未缴纳执行费用,从案卷反映,白子峰案是在2021年6月16日才缴纳执行费,距离结案过去六年之久,而张峰、祁胜凯案则未显示缴纳执行费。不交诉讼费开庭、判决,不交执行费执行、结案,这令巴格那匪夷所思。
       其二,巴格那认为,两个案件认定的主要证据《协议书》缺乏证据佐证,对《协议书》确定的金额(工程款金额)未进行审查,造成案件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院对实际施工人是否挂靠河南林豫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没有调查清楚,而且在法院调查阶段没有调查施工合同,没有出具《协议书》中全部款项明细,同时法院调查时也为让双方当事人出示款项明细;在开庭前,被告提出对《协议书》内容有异议,而且在开庭后又递交申请要求对工程质量重新鉴定,但法院一概而过,不予鉴定。另外,执行机构两次委托鉴定机构认定在建工程量与实际施工的工程量差距悬殊,但法院依旧不予采纳,而是,一味按照《协议书》进行判决。
       巴格那认为,本案首先在程序上不能进行审理,因为未缴纳诉讼费,应按自动撤诉处理;本案的事实不清、证据单一,在建设施工合同案中没有出示施工合同、挂靠资质、招投标等信息,仅凭一纸通过威胁、逼迫签定的《协议书》认定案件,法院的不作为显而易见。
 
      施工两栋楼,豪夺整楼盘,巴格那还欠他们1000余万
      本案开庭之前,白子峰等人做了财产保全,在之后的执行过程中,法院将金狮地产开发的金运新城整个项目进行公开拍卖,同时对该项目做了评估,根据评估报告,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鄂国用(2011)第000373号,土地用地性质为城镇住宅用地及批发零售用地,土地使用权面积29757.09平方米,其中城镇住宅用地5951.42平方米,批发零售用地23805.67平方米,以及在建工程,共计评估总价格为人民币九千六百一十一万零三百二十元整。
       第一次公开拍卖流拍,法院做了降价后再次拍卖,最终由案件申请人白子峰、张峰、祁胜凯以77886000元价格竞得。
       按理说,巴格那的整个项目卖得77886000元,还掉白子峰、张峰、祁胜凯等人的6000余万工程款还剩余1000多万元,然而在这期间又产生了利息,算来算去这些钱不但不够还,巴格那至今还欠白子峰等三人1000多万元。
      2009年,巴格那和合伙人布拉格以1.1亿元的价格购得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准格尔路西、杭锦路东、民族南街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号鄂国用(2011)第000373号。在后期在施工过程中又投入亿元,巴格那现存票据显示,总投资2.4亿元。他们开发的项目叫金运新城商住小区,原计划开发六栋楼,白子峰、张峰、祁胜凯三人承建1号楼、2号楼共计两栋楼。但在三人先违约的情况下,一顿神操作将其他四栋同样施工的楼房以及整个项目收入囊中,非但如此,原来的主人巴格那至今还欠着他们1000多万元。
       根据巴格那的说法,这里面除了当地法院的不依法办案外,主要原因是在上述三人雇佣的恶势力强迫下签署的一份协议书。巴格那说,白子峰等人通过法院和公安系统的内部关系,提前设计圈套,巧取豪夺,将自己的一处项目攫夺而去。多年来,巴格那不敢大肆声张,迫于时任鄂尔多斯人民法院院长,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东胜区公安局局长刘杰(已被另案调查)的淫威,不敢告状,怕连自己抓起来。
       自2020年7月,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开展;2021年2月,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启动以来,以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铸魂扬威式的主题教育为主题,开展了以突出筑牢政治忠诚、清除害群之马、整治顽瘴痼疾、弘扬英模精神的工作任务的整治工作。
       巴格那说,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之风在鄂尔多斯刮起后,他终于可以不畏强权,再次开启维权之路。在这期间,白子峰等人开始恐慌,而曾主动打电话劝说巴格那,不要再告状了,声称“你的官司已经输了,输了就输了,就这样算求了”。巴格那想,不能就这样算了,沉冤昭雪的日子肯定会到来。
      附相关图片:








 
 
 
责任编辑:百姓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Copyright ©法治纵横网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3112327585150 技术支持法治纵横网
Top